用户反馈

每天我们都会从世界各地收到很多顾客发出的电邮告诉我们他们的故事。他们都对Vitroman产品的功效非常的满意。

这些信中仅代表了全世界各地的顾客朋友及他们的太太、女朋友、伴侣等对Vitroman感到满意和支持,但对于我们而言,这是对我们的产品的一种肯定和鼓舞,每位顾客对产品质量的肯定和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收获!

我们相信顾客对产品的满意和支持, 最能证明产品的质量和客户服务的优良。每一封来信都是发自顾客的内心,因此为尊重顾客,我们不会擅自更改内容(由于篇幅限制,我们只摘录了一部分)。英文信件经过翻译,再采用适当的文法呈现给大家。尽量完整翻译顾客现实生活的状况,不夸大电邮的内容或使用煽情的写法以蒙骗顾客,诱使顾客购买Vitroman产品。

我们也按照顾客的要求不公布其真实姓名。重要的是,也欢迎您把自己的评论也加进去!我们期待着您的来信!我们尊重顾客和访问者的隐私。在没有您的书面许可时,我们不会公布您的姓名或信件内容。

如果您的信函已刊登在网站上,而内容有不恰当的地方,我们衷心的向您道歉。请不吝与我们网站服务员联络,您可以要求更改或直接要求删除您的来信。

特别声明:我们未曾给予任何顾客任何权利来销售我们的产品或从中获利。

以下是Vitroman顾客的来信和他们的故事。

Jean, 沙特阿拉伯

他总是非常精于此道。他总是说我的性欲比他的强。当我想做爱而他的身体又允许时,我们就依偎在电视机前的睡椅上。他拿出他最喜欢的节目,而我也任由他的手指在我身上移动。这真的十分罗曼蒂克,他彻底地关怀我,而我也关怀他,使他在这种过程中不至于过于乏味,这本身也很有趣。许多次,他一开始毫无激情,但是当我兴奋起来的时候,他也变得兴奋起来。通过这种方式感觉挺好,Homer能够感到我们依然非常亲密。—我先生Homer今年67岁,但我们知道如何的使用Vitroman XP来使我们的两性生活不乏味。谢谢!!”

Francis Ian, 瑞士

“我在10年前进行了一次旁路手术,手术后我遭受了很长一段时间的痛苦。在施行手术之前,医生首先要将患者的胸腔打开以暴露出心脏,手术时还要使心脏暂时停止跳动,手术结束之后再使心脏恢复跳动。我的双腿(手术所需要的血管组织就是从我的腿部选取的) 在手术之后痛了很长一段时间。同时,我足足有三个月的时间对性生活没有任何兴趣。关于手术后还有没有能力进行性生活这一问题,我甚至根本就没有考虑过。当我在手术后与妻子爱丽开始进行性生活的时候,我竟然不能勃起。但是爱丽非常耐心,从网络上找到了Vitroman XP的资讯,经过一段时间的尝试使用和按摩之后,我们的性生活终于恢复了正常。”

匿名顾客

“我的前列腺癌发现得很早,所以我们都坚信能够得到治愈。然而非常不幸的是,我在手术后丧失了勃起功能。在手术之前,尽管我与娴伦都已经60多岁了,但是我们之间的性生活一直都非常活跃、和谐。性生活是我们婚姻生活中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所以在丧失勃起功能之后我们开始不断地尝试各种可能的方法,来恢复美好的性生活。 当然X药是我们的选择,但我因为健康因素就放弃使用。经过一番讨论,我在网络上看到了这一类的Vitroman外用品,我也不怎么相信,但也抱着估且一试的态度尝试这种Formula XP阴茎增强品。我在这方面还是很开放的,但是我担心娴伦可能会产生反感。让我感到惊讶的是,娴伦的反应与我原来所想象的刚好相反。娴伦声称这种方式很好,而且从某种意义上讲它比原先的性生活方式还要优越,在性生活过程中视野比以前开阔多了,而且使用了Vitroman后,性生活结束后就不再像以前那样感到非常疲劳了。”

Harry, 37岁

“在报上读了一则关于”男人的阴茎,该好好保养”的报道后让我如梦初醒。为什么要等到阳萎出现时才来吃药,不如在还没有问题时就先好好的保养自己的阴茎,那不是更好更有用。现在伴侣对我的表现感到不可思议,我终于明白阴茎该好好保养的意思。”

Archibald, 48岁

“我与Fanny已经结婚多年,我们之间存在很多分歧,但是我们的性生活一直都很美满。在进行前列腺切除术之前,我与Fanny的观点非常统一:无论手术后出现什么问题,我们一定要设法继续我们美好的性生活。当手术后发现自己已经阳痿的时候,我简直无法接受这一事实,Fanny同样难以接受。此后我们翻阅了大量有关性功能方面的书籍,而且咨询了许多专家。我们想尽了一切办法,试图恢复性功能。有时Fanny能够将我柔软的阴茎塞入她的体内,但是我们根本不能来回运动。 后来我注意到,自己其实仍然能够感觉到性刺激,于是我想自己也许还能够产生性欲高潮。我们决定表现得”现代”一点,我们试用了真空吸引器和橡皮圈等物品,但是我总感觉肯定还有更有效的方法。于是我们开始上网站去找寻更好的方法。在刚开始时我只用XP来按摩阴茎大约在一个星期后阴茎是开始有勃起了,但效果不大。过后在加上每天口服Powerplus来加强效果。现在,Fanny稍微刺激一会儿我就能够勃起了,整个性生活非常和谐,我们对自己的性高潮都很满意。”

Charles A, 英国

“我父亲在30年前因患前列腺癌而接受了根治性前列腺切除术,当时他一心所想的就是与癌症作斗争,对其他方面的牺牲只字不提。但是,当我在去年发现自己也患有前列腺癌的时候,父亲终于开口了,他向我讲述了因手术后阳痿而给夫妻生活所带来的不可挽回的损失。父亲听说有一种新技术可以避免损伤性功能,他希望我能够尝试一下。事情已经过去30年了。父亲现在已经不再感到痛苦了,但是他至今仍然认为在死亡与没有性生活的生存之间做出一个选择是很残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