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约在5年前,糖尿病开始明显地对我的身体产生危害。我的勃起功能开始出现问题了,最后竟然完全丧失了勃起功能。当然,这一切对妻子Joanne来说是最明显不过的了。有一天,我像孩子一样哭了起来,我告诉Joanne我已经没有做丈夫的资格了。当Joanne听完我的讲述之后,她说了一句让我永远都无法忘却的话:”真的如此吗?那太好了!坦白地说吧,这无异于把我给解脱出来了,我对性生活从来都没有产生过兴趣。 听完Joanne的话之后我简直蒙冤了,这就像朝着我的脑袋开了一枪,结果把我认为非常重要的内容彻底击毁了。虽然我的阴茎不能勃起了,但是我的大脑还在运转,我的性欲依然存在。我本来希望Joanne够与我一起寻找解决办法,没想到她竟然说出如此让我伤心的话语。从此之后,我彻底放弃了性生活。后来,大卫我的老朋友,一个大花心萝卜。最喜欢整天在女人堆里鬼混的花花公子,某一天他把Vitroman的功效介绍了给我—-。现在我当然不会再闲着,也终于明白有空要去女人堆去混混的好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