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现在52岁,使用一段时期后,我对我的性生活感到发狂。年轻人总是自鸣得意地认为只有自己才拥有性生活,但我认为只有当你和某个人一起变老时,真正的性生活才会出现。我确信我比以前更热切,我们现在比刚刚结婚时更为从容。以前不懂的如何克服自己的性障碍,而现在我也花了差不多同样多的时间才学会控制自己的性高潮。我们现在终于发现了在厨房、在午休时间和夜晚的院子里做爱的快乐——我们只是在发现真正的性生活,不像20岁年轻人那样认为性是隔阂的、尴尬的。”